滚动新闻|数字报|移动阅读|微博|视频|EN|RSS|我要投稿
收藏本站| 藏金阁注册网址

为什么驾驶舱两名飞行员仍然必不可少?

核心提示: 民航飞行员协会(ALPA)坚决反对第744条,160多名飞行员已经动员要求国会取消这一危险条款。但它不应该仅仅只是飞行员的斗争,因为它会影响乘客、货物托运人以及依赖商业或民用航空运输的每个人。自1931年以来,ALPA的飞行员一直致力于改善航空安全和保障,现在也不会退缩。

图片1

www.999yiyou.com 网讯:据《航空周刊》网站7月31日报道,想象一下,在飞机飞行过程中,你突然听到砰地一声响,随后你戴上氧气面罩,心里开始砰砰响,你快速地看着机舱周围看看发生了什么。随着飞机开始下降,空乘人员来来回回忙碌,你也不知道危机的程度,但几分钟之后你安全着陆了。

最近,西南航空公司的1380航班(SWA1380)发生了类似的情况。当时,SWA1380在飞行途中发生了巨大的发动机故障。除了乘务员和乘客一起应对危机,驾驶员Tammie Jo Shults和副驾驶员Darren Ellisor也作出了响应。由于戴上了氧气面罩,还有震耳欲聋的噪音和干扰,,两人只能使用手势信号进行沟通,执行紧急程序使飞机安全降落。

此次SWA1380危机中有一人丧生,但驾驶员和副驾驶员所展示的高水平技能和专业精神帮助挽救了148人的生命。这次事故清楚地提醒人们,每家客运或货运航空公司最重要的安全因素在于驾驶舱内休息充分、训练有素的驾驶员和副驾驶员。飞行员接受的专业培训、经验以及判断力是拯救生命的重要因素。

飞机的设计也专门考虑了两位驾驶员的情况,这是安全和操作需要,尤其是在不断变化的动态飞行环境中。飞行员必须操作飞机,与空中交通管制和调度沟通,及时了解当前天气及预报,并监控飞机发动机和系统的性能。

出于工作量的考虑,需要至少两名飞行员,如此可以防止一名飞行员的潜在失能。目前对副驾驶员的资格要求确保了两名飞行员都具备高素质并经过高度训练,而疲劳管理要求则大大改善了飞行员的休息方式。

正是由于这些要求,如今的飞机已经能确保乘客最大程度的安全。但即便如此,我们仍应继续努力,研究并发现航空安全和保障的进一步改进。

来源:joepriesaviation.net

然而有些人想把我们带向相反的方向,通过减少驾驶舱中一名飞行员来影响这种无与伦比的航空安全。今年4月,在没有提前通知或告知飞行员或飞行业的情况下,众议院在2018年FAA再授权法案(HR 4)中增加了一项规定,称为第744条,拟设立一项研究,实施通过远程和计算机飞行辅助来支持货运飞机单名驾驶员发展计划。

减少驾驶舱的飞行员,并将机组人员安置在偏远地区会影响机组人员的调度质量,并破坏多年来一直存在的安全和保安措施,从而危及生命。设想一下,在35,000英尺高空,你会信任飞行员还是程序员?

2017年9月,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公布了一项名为“评估商业运输飞机运行中减少机组人员和由单名飞行员操作”的研究结果。该项研究表明,“相比两名飞行员,单名飞行员的工作量显著增加,安全和性能方面的评估数据也显著降低。”研究数据支持“人,包括飞行员/机组人员的适应能力,在面对非正常情况和恢复安全时的重要作用。”

还记得美国航空公司的1549号航班吗?它被人们称为“哈德逊奇迹”,当时的驾驶员和副驾驶员分别是Chesley “Sully” Sullenberger和Jeff Skiles。这个例子和无数其他案例充分地证明,驾驶舱内有两名经验丰富且合格的飞行员可以在不可预期的事情发生时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没有人会希望“飞行员不熟练或没有经验,或者根本不在飞机上。”

民航飞行员协会(ALPA)坚决反对第744条,160多名飞行员已经动员要求国会取消这一危险条款。

但它不应该仅仅只是飞行员的斗争,因为它会影响乘客、货物托运人以及依赖商业或民用航空运输的每个人。ALPA将继续使用其掌握的所有资源,以确保航空公司将驾驶员留在驾驶舱并保持最高安全水平。自1931年以来,ALPA的飞行员一直致力于改善航空安全和保障,现在也不会退缩。(普林斯/编译)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王婵